土耳其为何在此时围剿库尔德人?只因欧美处于近年最虚弱的时候

2019-11-05 20:25:45/阅读:4960

土耳其昨天开展了代号为“和平之源”的军事行动,空军和陆军大举入侵叙利亚库尔德人控制的地区。虽然土耳其在地面行动开始时在围攻战中遭受了一些挫折,但伤亡并不大。欧洲、美国和库尔德人都不认为在最初的接触战中获得的优势比鼓舞库尔德武装部队的士气更有意义。

然而,一旦土耳其派出军队袭击库尔德人,联合国安理会就举行闭门会议,讨论该事件的解决方案。

在联合国决议发布之前,受到国内舆论压力的白宫和英国、法国、德国等欧盟国家都表示谴责土耳其,甚至一再威胁如果土耳其的军事行动继续“走得太远”,甚至不停止“侵略行为”,就制裁土耳其。

然而,土耳其拒绝不甘示弱,并威胁要威胁欧盟。如果土耳其的“建立安全区”继续被称为“侵略”,土耳其将“允许360万难民流入欧洲”。至于特朗普的“警告”,埃尔多安没有做出太多回应。当然,根据此前美国政府的消息来源,特朗普与埃尔多安对话的失败似乎表明双方已经就此问题达成一致。

除了欧美之外,中东和俄罗斯也相继表达了自己的立场。除了俄罗斯公开表示愿意作为库尔德人和土耳其的“调解第三方”之外,以色列还承诺向库尔德人提供“人道主义援助”。伊朗甚至表明了自己的立场。陈冰军队威胁要在边境支持库尔德人。

从各国的声明来看,土耳其在这一轮行动中似乎“没有朋友”,但土耳其仍在走自己的路,其军事进攻甚至比开始时还要好。

埃尔多安已经安定下来,因为他知道现在是欧盟和美国最弱的时候。如果他不抓住这个机会——不是一举摧毁库尔德人,而是至少一举摧毁库尔德人在反伊斯兰国战争中积累的成熟军事力量,恐怕土耳其将成为“库尔德民族建设”中的“最大受害者”之一。

民主党初选仍未结束,但美国大选提前变得白热化。民主党发起弹劾调查,这伤害了拜登,但特朗普认为“清朝是自洁的”,完全被拖垮了。

面对民主党的强求,已经在民调中处于低位的特朗普,不得不在充分准备应对“弹劾门”的同时,寻求履行更多的竞选承诺。

撤军问题最初是特朗普的主要竞选承诺之一。面对政治抵制,由于他无法从阿富汗撤军来履行他的承诺,他只能把注意力集中在叙利亚的1000多名美军身上。尽管这将导致土耳其对库尔德人的毁灭性打击,但这已经是特朗普撤军的最佳选择。

因为1000名士兵的撤离不会引起五角大楼的激烈反对,而是会逐渐落到俄罗斯的土耳其身上,后者将通过“撤离库区”撤回美国,并将继续让土耳其努力工作,并帮助欧盟几乎徒劳地拦截难民。一蹴而就太过分了——除了出卖库尔德人,这已经是特朗普在考虑选举时的“最佳撤军解决方案”。

与白宫口头警告“如果土耳其超出底线,将会实施制裁”相比,欧盟无疑更加积极。芬兰已经率先切断了对土耳其的武器销售,尽管土耳其是其武器的主要买家。法国欧洲事务部长蒙特林也强烈表示,“欧盟理事会辩论后将实施制裁,我们绝不会袖手旁观。”

然而,欧盟是否会对土耳其采取强硬措施仍有待观察。

正如埃尔多安在威胁中所说,土耳其收容了360万名“渴望欧洲”的难民。然而,在难民危机的持续发酵导致欧盟许多左翼政府垮台之后,欧盟左翼力量是否愿意承担难民大规模涌入的后果,这是毫无疑问的。

此外,在没有美国军事力量的情况下,如果库尔德人得不到外国军事力量的直接支持,无论是以色列承诺的“人道主义援助”,还是叙利亚-俄罗斯-伊拉克联盟陈冰边境对土耳其的战略帮助,都很难改变战争的结果——土耳其现在是北约的军事力量,库尔德人的规模也不一样。

欧盟国家能派兵支持库尔德人吗?恐怕我没有这个能力,因为除德国之外,所有欧盟国家都被福利政策拖累,赤字高,经济疲软,根本负担不起高额军费开支。

如果美国不派军队介入,或者不建立军事基地来“孤立”土耳其人和库尔德人,恐怕其他国家甚至不会为库尔德人掉以轻心——尽管伊朗现在威胁要支持与陈冰接壤的库尔德人,但伊朗和土耳其的军事实力仍有很大差距。我担心伊朗自己将不得不面对波斯湾危机,它太大了,无法继续对叙利亚进行深度干预。

然而,英国、法国和德国组成联合部队进行干预的可能性并不大。自冷战结束以来,德国的军事力量和规模直线下降,使得他们很难作战。虽然英法军队近年来不乏战斗经验,但都缺乏现代“大规模战斗”的经验。当英国和法国在利比亚的联军完全控制了空中力量时,他们无法清理局势。只有在美国军队被派遣后,班加西的围困才最终得到解决,这可以从这一点看出。

以色列没有提到,作为一个犹太国家,它参与太多,不太可能向中东派兵。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库尔德人可能无法逃脱土耳其的毁灭性打击,但土耳其完全占领叙利亚北部边境的企图也不太可能。

首先,库尔德人仍然有很多国际援助。尽管欧盟在派遣军队方面实力薄弱,但它至少可以帮助白宫与美国国内亲库尔德势力合作,保护大片库尔德人聚居区。事实上,这一轮“和平之源”军事行动,土耳其也是以沿边境建立“安全区”的名义进行的。如果土耳其完全吞并叙利亚幼发拉底河以北的土地,那将是“道德上的错误”

此外,叙利亚的主权政府——巴沙尔政权仍然存在,而库尔德人与叙利亚和俄罗斯关系良好。当叙利亚水库地区完全被土耳其占领时,俄罗斯和叙利亚不会袖手旁观,无论是出于主权还是与土耳其建立“缓冲区”。当然,指望甚至连伊德利卜都抓不到的俄罗斯-叙利亚联合部队派兵打击土耳其是不现实的。

因此,叙利亚库区不太可能完全被土耳其占领。

因此,最终,在战争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应该由美国和俄罗斯在库尔德人和土耳其人之间进行调解——这可能发生在土耳其完成其建立“叙利亚北部安全区”的既定战略之后,或者在精英库尔德主力被摧毁之后。

-结束-

看到我们,发现世界

这篇文章是真实星球的原创

更多细节请关注真实的星球。

欢迎来到前进朋友圈

不要擅自转载,此号码已经与版权保护骑士签订了合同。




© Copyright 2018-2019 antiubb.com 右水新闻网 .All Right Reserved